💖💖💖【备用网址yabovp.com】克罗地亚vs加拿大|2022世界杯官网【有些人总是这么不一样,看了一眼,就能让人记住很多年,而有些人,哪怕看了再多年,也没在心头住下】

拜占庭是介于东方和西方之间的一座极为独特的城市,它的文化内核既以古代地中海地区希腊民族的多神崇拜为基础,又以东方希伯来民族一神教的精神为皈依。能够接受相互排斥的两种文明类型,这样复杂的民族精神是在世界范围内所未见的。

拜占庭帝国有三大特征:一是古罗马的政治结构,二是古代希腊文化,三是基督教信仰。罗马政治结构和希腊文化是拜占庭的“古典基础”,这两者起到了相互补足和借鉴的作用。但我们若在二世纪询问一个拜占庭人,告诉他拜占庭会在三世纪末选择基督教作为文化主流,恐怕他们无论如何都是不会相信的。

基督教信仰提倡“真神独一”“注重彼岸”,这与希腊罗马人信奉的“多神并拜”与“享乐主义”大相矛盾。而拜占庭的统治者却能够从基督徒崇拜独一神的坚定信仰中发掘出“君主唯一”的现世崇拜来,使得东罗马帝国的君主集权迅速起势并走向极盛,这不得不说是基督教为其做出的贡献。

可想而知,文化内核不同的希腊罗马和基督教文化,是很难在同一个国家相处融洽的。二者发生过什么样的碰撞?拜占庭的统治者又是如何均衡矛盾的?

拜占庭的起源有着极其浓重的希腊色彩。传说,雅典城附近一位叫拜占斯的水手,在一次向东远航途中,因迷路而误打误撞地发现了拜占庭。他丝毫不敢怠慢,连忙去神庙请求诸神为他下旨。当得到神谕之后,便占领了这块坐拥天时地利的宝地,并招引他的希腊同胞前来殖民。

由于当时西方贸易的中心就是从小亚细亚到巴尔干半岛的阿拉伯—希腊商道,以及横跨地中海的希腊—埃及商道,而拜占庭正好连扼两大商业贸易之要津,从原始的环绕黑海或从塞浦路斯乘船到东方的商路改道拜占庭,既可以节省长途运输的费用和风险,又可以增加货物的流动性,真是一举两得。从此以后,拜占庭就在西方世界取得了越来越重要的地位。

到2世纪末,拜占庭再一次以特殊的方式得到了罗马帝国皇帝的“重视”。由于拜占庭在罗马内战中选择了支持与塞维鲁敌对的尼格尔,因此在塞氏上位之后,拜占庭很快就遭遇了“灭顶之灾”。塞维鲁的骑兵将拜占庭的金银财富抢劫殆尽,这些财富为他进一步争夺帝位打下了极佳的物质基础。

到了君士坦丁一世时代,拜占庭的商业功能再次强大。罗马帝国的经济中心西欧在蛮族的摧残下已经变得破败而濒临灭亡,帝国内乱加上贸易中断使得统治者们不得不采取手段寻找新财源。这个时候,帝王们又一次想起了东方世界。以至于在君士坦丁死后,拜占庭易名为君士坦丁堡,成为了罗马帝国的新首都。

拜占庭的地理位置为她今后的发迹做足了铺垫。而热衷拓殖的希腊民族也为这片热土带来了相当丰富的希腊元素,如商人、神庙、有趣的歌谣、舞蹈和音乐剧、赛车及斗兽场等等。罗马的政治特色亦可在此得见,如市政会议、集中的城市管理制度等。

新生的拜占庭更多地被人们称为她最光荣的名字“君士坦丁堡”。君士坦丁大帝于313年在此签署《米兰敕令》,决意要给帝国境内的所有基督徒脱去非法的帽子,这标志着拜占庭正从旧日的希腊罗马文化时代化茧而出、走向新生。

不可否认,在拜占庭帝国初期,基督教会确实十分敌视希腊罗马文化。由于教会反对多神崇拜,获得了官方地位的教士们带头捣毁了相当数量的希腊神庙。但是,与此同时,基督教会中的一些开明主义者开始注意到希腊哲学中对信仰教条有益的东西。

基督教《圣经》“七十子译本”便得益于亚历山大里亚的一批希腊化犹太学者的翻译。埃及的亚历山大里亚是当时西方世界的学术中心,希腊语也是当时埃及社会的通用学术语言。可以说,在翻译圣经的同时,这批犹太人已经将希腊语中的一些专有名词借鉴过来了。

到底如何对待基督教与希腊文化这两种异质文化呢?卡帕多西亚的教父们主张融合希腊罗马文化,而不是将其全然抛弃。其中,圣徒瓦西里有一个特别实用的折衷主义观点,就是“任何有助于我们登上天堂的事情,都是我们必须热爱和追求的”。

就这样,在法理上确立基督教与希腊文明的关系成为可能。在此之后,拜占庭人还积极将教廷管理的方式与罗马政治结构调和起来,形成了比罗马时代更加独立的管理机关。拜占庭帝国的封臣所辖疆土甚广,但却没有像西罗马帝国和东方国家那样频频发动叛乱,这就是因为帝国全境对“地方绝对服从中央”的信仰深入内心。

罗马时代的文官掌财、武官分权的制度遗害不浅,而帝国领袖利用基督教增强其民众的心理认同感,更是用“死后的盼望”换来了“现世的利好”。并且,古罗马时代臻于极盛的演讲和修辞学也为基督教传教士的布道做出了贡献。

原本的基督徒经常被异教徒嘲笑为“粗鄙之人”,因为他们讲的道理都是浅显易懂的大白话。但在融汇了希腊罗马的演讲技巧后,对《圣经》的文学性和哲学性的评注便多了起来。这大大增强了基督教对异教徒的吸引力。

拜占庭从公元前3到4世纪的文明初兴,到公元5、6世纪的自成体系,用了不到1000年的时间,便把西方最经典的三大文明系统给糅合进了自己的“躯体”之中。自此以后,拜占庭文明无论是在文学艺术、法律还是军事政治方面,都大大超过了西罗马帝国,成了西方世界的“门面”。如果用汤因比的文明盛衰周期论来解释,拜占庭无疑是希腊罗马文明和基督教文明在中世纪的“混合重生”。

庞国庆:《古希腊文化与拜占庭帝国的塑造》,《世界历史》2019年第3期。

本文所用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来自网络搜索,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

我们会每天为大家奉上精彩的历史文章,恳请各位读者朋友关注我们的账号!您的点赞、转发、评论,这是对我们最好的支持!

你可能也会喜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